文彙:聚焦“《周易》與中華文明”

——上海理工大学滬江學院召开首届上海易学高级论坛

時間:2019-12-23浏覽:0編輯:董真攝影:    通訊員:設置


12月6日,由上海理工大学滬江學院和上海周易研究会共同主办的“《周易》与中华文明——首届上海易学高级论坛”在该校举行。论坛由张荣明教授与周山研究员共同发起。来自上海社科院、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华东理工大学、上海师范大学、上海戏剧学院的十余名专家学者围绕“《周易》与中华文明”进行了热烈的研讨。本次论坛由上海理工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所所长张荣明教授主持,滬江學院常务副院长、直属党支部书记陈红出席并致开幕词。参加本次论坛的还有上海理工大学的教师、学生以及来自校外的《周易》文化爱好者近二十人。

陈红书记在开幕词中说:“滬江學院承担着学校大学生文化通识教育、人文素养培育的重要使命。学校和学院非常注重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弘扬。本学期‘《周易》与中华文明高端讲座与论坛’系列活动,对提升我校文化通识教育的高度、开阔大学生的视野具有积极的意义。”

本次論壇根據專家發言內容分成四個單元,上午下午分別舉行兩個單元。與會專家學者的發言涉及《周易》經傳內涵的探討、《周易》與中華文明關系的梳理、《周易》理論在實踐中的應用、易學觀念的辨析等。

上海社科院終身研究員、上海周易研究會會長周山做了題爲《〈周易〉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地位及其影響》的發言,他認爲《周易》經曆了從一本決疑解難的占筮書向思維工具書的轉化。他以《乾》《坤》《謙》《蒙》等卦闡釋了《周易》的類推思維方式,以及它作爲華夏子孫行爲舉事的指導文本、“日用而不知”的精神家園的重要意義。例如,《蒙》卦卦辭確立了兩條教學原則:一是“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首先是端正教與學的關系,不是我去求學生讀書,是學生來向我求學。二是“初筮告,再三渎,渎則不告。”學生提問,老師理應解答,但是因注意力不集中再三發問同一問題,老師不僅拒絕解答,還應加以批評教育,有利于端正學習態度。在教學方法上,主張開始階段可以薄施懲罰:“發蒙,利用刑人。”小時薄懲,可以免去以後枷鎖加身。最近,教育部發布關于《中小學教師實施懲戒規則(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可見《蒙卦》中“發蒙,利用刑人,用說桎梏”的教育思想及其方法,曆經三千年之久的今天,還是有效的。《周易》六十四卦,每卦都以譬喻方式對一類事物變化發展的一般規律進行了闡述;一代又一代人在釋讀中獲取智慧,在實踐中體驗道理,中國文化也便在知識精英的釋讀和實踐中豐富內涵、綿延發展。

華東師範大學哲學系教授、上海周易研究會副會長施炎平做了題爲《從周易研究走向‘周易學’建構——關于深化與拓展周易研究的一點建議》的發言,他認爲應當從孔穎達的《周易正義》和李光地的《周易折中》的編纂中吸取經驗,結合時代精神,建構具有現代意義的“周易學”。

複旦大學中文系教授謝金良在題爲《四聖一心、必中必正——對易學文化與中華文明的若幹思考》的發言中力圖以還原真相、回到本真的思維來思考易學文化與華夏文明的密切聯系,從而希望能夠起到祛魅求實的效果。他認爲中正和諧、趨吉避凶的思想乃是中國易學文化的核心和精髓,也是推動中華文明能夠不斷補偏救弊、推陳出新、兼容並包、生生不息的根本原因。

上海理工大學中國傳統文化研究所所長、上海周易研究會副會長張榮明教授的發言題目爲《〈周易〉乾坤兩卦與老子哲學》,他指出《周易》是儒家十三經之首,乾坤兩卦是這部經典的總綱領,老子《道德經》是道家的開山之作,雖然思想流派不同,但在對于如何立身處世、治理天下方面卻有許多相通之處。例如:乾卦六個爻辭從“初九:潛龍勿用”到“九五:飛龍在天”,描繪君子從潛修走向成功的完整過程,與道家“屍居而龍見,淵默而雷聲”的內聖外王思想如出一轍;“上九:亢龍有悔”表達了君子盛極易衰的某種特性;“用九:見群龍無首,吉”則隱喻君子登上高位,不能時時處處唯我獨尊,應該放低身段,禮賢下士,集思廣益去治理天下,這與老子“無爲而治”的思想不謀而合;坤卦“君子有攸往,先迷,後得主,利”之語可以說是老子“不敢爲天下先”思想的先導;“六二:直、方、大,不習,無不利”意即具備正直、端方、宏大這三種美德,就是不習技藝,亦能無往而不利。特別強調德的至高無上性,力度之大獨一無二。而長沙馬王堆出土的漢代帛書《老子》甲、乙本,皆是《德經》在前,《道經》在後,這是否表明在某種時候德比道更重要呢?作爲《周易》這部經典的創作者周文王和他的家族最終以蕞爾小邦擊敗龐然大物商王朝,在奪取整個天下的過程中,“修德”發揮了重大作用。司馬遷《史記·殷本紀》“西伯歸,乃陰修德行善,諸侯多叛纣而歸西伯”之語,就一針見血地揭示了這個政治奧秘。

複旦大學曆史系教授顧曉鳴做了題爲《象:非實體存在的道之具象——〈周易〉與中國文化獨一無二之超越性》的發言,他認爲中國文化與西方文化不同的是,中國文化中沒有出現人格神,中國的最高的“神”是無實體的東西,中國文化走向了一條意象化的道路,與無極而太極的道有關。《周易》是通過內觀的方法而不是測量的方法發展出來的,由《周易》派生出來的內觀就是心學,它爲世界文明提供了一條不同于西方的道路,他認爲漢字文化與中國推導方式在不久的將來就可以登上世界曆史舞台中心。

上海戲劇學院圖書館館長黃意明教授的發言題目爲《〈易傳〉象征與中國文藝意象論》,他認爲中國人的思維方式及其表現手段受《周易》影響,具有重視象征聯想的特點。中國人通過“象思維”,“設卦觀象,立象以盡意”,推演、構築多種象模型,並進一步用這些象模型來解釋並把握宇宙、社會和人生。這一“象思維”對中國文學和藝術産生了深遠的影響。

上海師範大學人文學院教授王廷洽做了題爲《串貝連珠——從筮占到〈易〉》的發言。他認爲應當把文獻材料、考古材料(文物)以及民族學材料(田野考古)結合起來,探索《周易》的起源和形成。另外,王教授認爲,在文獻材料方面,疑古派的方法錯了,所以他們的結論也全錯了。古代的經典在流傳的過程中可能經過了修改或者抄寫中有誤差是有可能的,但絕對不是假的,先秦流傳下來的文獻是可信的,我們應當走出疑古時代。

華東理工大學社會學院教授羅建平發言的題目爲《先天八卦生成圖中的三才結構》,他認爲乾爲天爲父,坤爲地爲母,是八卦的基礎(門戶卦);乾父坤母所生三男(震卦、坎卦、艮卦)三女(巽卦、離卦、兌卦)是八卦的實現。從天地人三才框架講,乾卦爲天才,坤卦爲地才,三男三女歸爲人才。而三男三女又分別對應天地人:兌卦爲天,屬金;艮卦爲地,屬土。離火上揚爲乾(天)性;坎水潤下爲坤(地)性。而震卦和巽卦爲人,象征著天地的交接,具有幾微特征。

華東理工大學藝術與設計學院教授居偉忠做了題爲《〈周易〉原理在園林和民居中的運用——以蘇州耦園爲例》的發言,他以蘇州耦園中的民居建築、園林等的布局爲例,展示了《周易》中的卦象、陰陽、方位等是如何落實到中國建築中去的。

特邀嘉賓、國家古籍整理規劃小組成員、複旦大學古籍保護中心主任吳格教授做了題爲《讀〈欽定四庫全書考證  (經部易類)〉》的發言,他認爲編入《四庫全書》的易類書籍往往只介紹底本來源而不說明版本,裏面還是有不少文字的訛誤,而與《四庫全書》同時編寫的《四庫全書考證》做了文字考證訂正的工作。吳教授還介紹了《四庫全書考證》中有關易學類書籍的三卷文字的校勘情況。

上海社科院哲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劉舫博士的發言題目爲《再議朱熹“易本是蔔筮書”》,她抛出了三個問題:朱熹在那個時代爲何還要說這句話?朱熹所謂的天道是什麽?朱熹這一觀點在當時有沒有知音?她認爲朱熹說這句話的用意在于區分自然和人文,我們雖然對人文研究得很透徹了,但是自然天地有它自己運行和展開的方式,它和人文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上海理工大学滬江學院讲师刘永博士做了题为《〈周易〉乾卦与孔子自述人生阶梯》的发言,他从义理和易象两个视角阐述了《论语·为政》中孔子自述的人生阶梯与乾卦的六爻相合,因为这种相合的关系,乾卦的六爻对我们的人生就有了更为特别的意义。

为了配合这次论坛,滬江學院陈红书记还筹划了三场讲座:周山研究员的“《周易》与中华民族精神”,张荣明教授的“从《周易》乾卦的哲学母题看历代开国君主崛起的行为模式”,施炎平教授的“《周易》天人之学与大学生人文素养的修炼”。组成了一个历时二个月的系列学术活动。张荣明教授同时为此次论坛构思了一个logo,并请资深设计师化为视觉形象:首先撷取英文上海的第一个字母S与东方明珠构成了一个太极图;另选《周易》中乾、坤、大有、大畜四个重要而吉祥的卦象,与黄浦江畔四栋拔地而起高耸云天的标志型建筑相映成辉。天空中红色的太阳,绿色的月牙,阴阳两极,遥相呼应,正是千年经典《周易》之易字在东方大都市上空巧妙的化身。整个logo显示摩登与古典相通,哲学与建筑交融。发布这个logo的意义是想表明“上海易学高级论坛”这个学术活动今后每年将持续不断地举行下去。

複旦大學出版社總編王衛東列席了論壇;複旦大學中文系教授、上海周易研究會副會長王振複向論壇遞交了論文《“無極而太極”考》。論壇主持者張榮明教授向各位與會專家贈送他近年主編的《中華國學研究》第一、二卷。本次論壇在上海理工大學召開具有特別的意義,《周易》理論所展示的“道”,需要落實到其在實踐應用中所體現的“術”之中。

據悉,本次論壇中的所有論文將于明年結集出版,與廣大《周易》文化愛好者見面。



來源:文彙

原文鏈接:https://client.whb.cn/new/index.php?option=com_m_news&task=news&date=2019-12-23&id=183517&p=16

周熱點新聞

月熱點新聞

返回原圖
/